搜索: 标题

背景:
阅读详情

天才少年稚晖君出走华为半年后 造出人形机器人

日期:2023年08月19日 20:51 来源:每日人物社 作者:佚名


昨天,从华为离职的天才少年稚晖君,造出了他的第一个人形机器人“远征 A1”,直接对标此前马斯克的Optimus(擎天柱)。有人说今年是“人形机器人”元年,各家战役已经打响,因为大模型的加持,我们也不再满足于人形机器人只是一个“大玩具”,而是更希望它是一个真的有意识、能真正理解我们的机器人。

文 | 曹婷婷 金叶露

编辑 | 金匝

运营 | 橙子

天才少年,只爱机器人

一人,一狗,一人形机器人,在逐渐无法生存的地球,展开一场末日逃亡。

机器人杰夫,有两条雄壮有力的机械腿,和人类一样会跑会跳,主人公芬奇最早制造它,是作为一个宠物照料者,但机器人逐渐发展出自己的意识,会闯祸,会救人,也理解了人类的情感。

这是2021年上映的科幻电影《芬奇》中的场景,而现实世界中,人形机器人的研究进展,也在一路加速,逐渐向想象靠拢。

2023年8月18日上午,从华为离职的“天才少年”彭志辉,也是B站硬核科技UP主稚晖君,公布了他所在的智元团队创业半年的成果——名为“远征 A1”的人形机器人。

它长得像人,身高175cm,重53kg,可以双足行走,最高步速能达到 7km/h。

此前,一般机器人大多具备20余个自由度,稚晖君称,远征 A1 有49个自由度,更加灵活。这样的灵活度也意味着,未来它可能真正应用到具体的场景里,比如在新能源制造工厂整理线束、拧螺丝等,他们也正在为此和汽车公司、3C制造商接触,“我们希望它能够干活,而不是单纯地模仿人”。

对于人形机器人,最重要的就是电机(驱动器)。为此,智元团队自研、设计了一款专用关节——PowerFlow。它的优点是透明度高,不需要传感器,通过电流直接做力矩控制,也将机器人的成本拉到了20万以内。但对比此前特斯拉人形机器人擎天柱2万美元(14.57万人民币)的预计售价,远征 A1 并不占据优势。除此之外,“远征 A1”还搭载了语言任务模型和具身智能脑。

“事实上,他超越了国内多数仿生机器人玩家的第一个产品,但是自研电机、灵巧手和接入大模型,已经是很多仿生机器人玩家都可以做到的,智元目前不是一个领军者。”量子位智库分析师郑钰瑶告诉每日人物。

尽管如此,远征 A1仍然引发了业内的许多关注,除了涉足热门的人形机器人赛道,顶着华为天才少年头衔的稚晖君,本就自带流量。

时间拨回到2020年,那时还叫彭志辉的他,通过“天才少年计划”的七轮面试,入职华为,成为计算产品线昇腾部门的一名算法工程师,主要方向是AI边缘异构计算领域。

“天才少年计划”始于2019年,任正非签署了一份内部文件,要华为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且逐年增加。“天才少年”的工资共分三档,其中最高年薪可达201万元。

凭借过硬的实力,彭志辉在华为很能“吃得开”。据华为内部透露,彭志辉在任职期间表现非常好,好几次的绩效全是A,还获得了华为的明日之星、总裁奖、金牌团队等奖项。就连任正非本人,也在公开演讲中难掩对他的赞许。

工作之余,彭志辉喜欢捣鼓自己的兴趣爱好——创造机器人。在B站上,他是知名科技UP主稚晖君,坐拥249万粉丝,每次发布的科技创作视频,都有数百万的播放量。而他的机器人创作,大多来源于生活。

比如有一天下雨,他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因为速度太快,在转弯时摔倒受了伤。站在镜子前,他盯着脸上的纱布,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问题:“自行车为什么非要人骑,它既然叫‘自行’,就应该能够自动驾驶。”

利用下班和休息日,他花费4个月时间,制作出一辆能够自动驾驶的自行车,这辆车不仅能够保持平衡、自动驾驶,还能在驾驶过程中通过传感器,识别到前方与两侧的障碍物,自动避让。

这一举打响了稚晖君“野生钢铁侠”的知名度,也让更多人关注到这个钟情于机器人的“华为天才少年”。

2022年12月27日,彭志辉在个人社交平台官宣自己离开华为的消息,放弃百万年薪,卸下“天才少年”的头衔,他表示自己会去开启一段新的事业,做更有挑战的事情——创业,追逐一个机器人梦。

2023年2月,彭志辉的创业项目智元机器人在上海成立,从华为出走,踏入目前并不成熟的人形机器人水域,有行内人认为稚晖君此举过于冒险了。但稚晖君对机器人的热爱,早就有迹可循。

他出生于江西吉安的一个农村,父母工作调动,他也随着来到广东生活。年幼的他不爱说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重要玩伴便是一款只有32兆内存的GAMEBOY掌机。

在稚晖君4月发布的B站视频中,他回忆起小时候最爱玩的游戏《洛克人》,游戏讲述了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那时机器人产生了智能,可以协助人类完成工作。他惊叹于游戏里各式各样、各种形态的机器人设计,在青春中二时期,还用过游戏里主角兼Boss的名称作为网名。

那段游戏世界里的机器人记忆,或许就是稚晖君“机器人梦”的起点。

发布会接近尾声时,智元“远征A1”人形双足机器人才在稚晖君的召唤下亮相。这个充满未来科技感的人形机器人走上舞台的那段画面,颇有电影《芬奇》中的机器人杰夫走进现实之感。

人形机器人元年,战局初显

2023年,可以称之为“人形机器人元年”。

除了稚晖君的远征A1,今年5月,特斯拉股东大会上,马斯克演示了人形机器人Optimus(擎天柱)的最新进展。它身高172cm,体重56.6kg,与正常成年人身形相仿,全身拥有28个自由度,手部有11个自由度,可以实现灵活抓握,但它也有着超越人体的力量,可以单手举起一台钢琴。

马斯克预言称,人形机器人这类产品的需求,未来将远远超过特斯拉汽车,达到100-200亿台,这番言论立刻给人形机器人市场注入了更多想象。

技术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去年10月,特斯拉人形机器人首次亮相,还需要人搀扶,到今年年3月,就可实现直立行走,且能实现装配任务,5月已经在车间灵活行走,抓取物体。

这一年,国内许多公司和团队也陆续发布了人形机器人原型机或者产品规划。一些公司在四足机器人基础上,开始瞄向人形,还有一些公司,甚至转行做起了人形机器人。

比如,做互联网厨电的纯米科技,年初发布了全尺寸人形仿生机器人DaQiang。作为扫地机器人领域的四小龙之一,追觅在2021年涉足人形机器人领域,也在今年年初发布了人形机器人。

正于北京召开的2023世界机器人大会(WRC2023)上,不少人形机器人团队在这里展出了他们的产品。其中既有去年发布人形机器人CyberOne(铁大)的小米,也有腾讯加持、四次登上春晚舞台表演机器人舞蹈的优必选,还有刚刚发布了人形机器人的宇树科技、星动纪元。在这届机器人大会上,人形机器人扎堆出现,形似李白、杜甫的人形机器人更是在现场同台吟诗。

可以说,今年是人形机器人的爆发之年。上海的傅利叶智能,在7月发布了通用人形机器人GR-1,公司联合创始人曾宣布,目前大部分实验室机器人仍是弓着足行走,而拥有40个电动关节的GR-1已能直立行走。宇树科技则刚在本周二发布了首款“通用人形机器人”H1,官方的说法是“国内第一台能跑的全尺寸通用人形机器人”。宇树科技创始人王兴兴告诉每日人物,这款机器人已经开始小批量生产,在近似动力性能的产品中,价格也会是最低的。

各家公司纷纷入局人形机器人赛道,资本也尽数涌来。其中稚晖君所创立的智元机器人,可以说是资本的宠儿,除了吸引到高榕、高瓴、经纬等资本入局,还有李彦宏的私募基金、抖音和地方国资的身影。到今年6月初,智元估值已经达到12.31亿美元。

此外,北京、深圳、上海等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政策,鼓励人形机器人零部件与整机产品的研制与批量落地。在政策支持下,这个创业项目也吸引到一批国资入股。

从机器人,到智能伙伴

稚晖君有一个关于机器人的梦想:“如果程序员是数字世界的上帝的话,那亲手给机器人以身形,再用AI赋其灵魂,这就是真极客的浪漫啊!”

将机器人与AI相融合,正是目前大热的以“具身智能”为核心的技术方向。

具身人工智能,是指有身体,并支持物理交互的智能体,能和环境交互感知,自主规划、决策、行动。此前,人类依赖手写代码来控制机器人,而人形机器人一类,更像是“大玩具”,但进入大模型时代,尤其是ChatGPT出现后,人形机器人有了更宽广的想象空间。

科技部副部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朝晖在2023中关村论坛上表示:以ChatGPT为代表的自然语言大模型,并不是AI大模型的最终形态,比它更高级的是多模态的具身智能。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也在今年在一次演讲中预测:人工智能的下一波浪潮是具身智能。

要实现这场革命,不能只停留在实验室,必须要有能落地的人形机器人产品。但目前看来,动辄几十万一台的成本,以及技术上存在的困境,仍然预示着,人形机器人离落地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就像稚晖君在发布会上所提的,要想让机器人像人类大师般去下棋是相对容易的,但是要让机器人像1岁的小朋友一样去行动,去感知,相当困难。

一位机器人从业者告诉每日人物:“人形机器人技术难度比轮式更大,在运动控制和平衡、感知和环境识别、人机交互等方面都面临着难点。”王兴兴也告诉每日人物,目前全球范围内,人形机器人都还处于研发阶段,几乎都完全没法实际落地应用。

以人形机器人的移动能力为例,波士顿动力已经是业内望尘莫及的标杆,它推出的Atlas跑酷的视频,一度让人恍惚,会觉得人形机器人的运动能力已经接近人类。实际上,Atlas在拍摄过程中,接近一半的时间都会失去平衡倒下。

此外,高昂的成本,也是人形机器人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

国金证券曾对特斯拉人形机器人做了全身拆解:机器人的头要实现智能感知,需要3个摄像头、1个毫米波雷达、1个AI芯片,以及价值1.4万元的其他传感器,共计2.54万元,而这只占到总成本的14.55%。其中最核心的执行器,需要14个,价值3.43万元,占总成本的19.64%。初步推算,一个人形机器人,光材料成本就大约需要17.5万。

另一方面,难以把握的市场需求,也不利于核心零部件厂商研制并生产适配人形机器人的产品。量子位智库分析师郑钰瑶称,目前仿生机器人大部分的零部件已经可以做到国产化替代了,也有之前做机械臂等的工业机器人厂家把技术、机器和工厂等资源直接移植。尽管目前的技术积累可能是达到标准的,但市场需求未知,仍然少有人选择进入浪潮。

创新总是面临困境,但有了热钱,故事就可以讲下去,而除去资本的狂热,这里也蕴含了无限可能。

在智元机器人发布会上,稚晖君讲述了人形机器人的一些可应用场景。智元机器人将首先瞄准工业制造场景,用于新能源汽车制造等领域。在生活场景中,未来的家庭里会出现机器人管家,它们将作为家庭的一份子,可以提醒长辈吃药,还能下厨。说不定,未来还能解决家长教孩子写作业的痛点。

就像他表达的那样,他的梦想之一,就是希望有一天,这些机器人不再是简单的机器装置,“而是拥有自主思考能力的和学习能力的智能伙伴,能够感知和理解我们的世界,然后与我们进行深入的沟通和合作。”

原标题:天才少年稚晖君出走华为半年后,造出人形机器人,售价20万


本文地址:https://www.24fa8.com/n102148c26.aspx,转载请注明24FA出处。
| lantu |
标签:
评论: 天才少年稚晖君出走华为半年后 造出人形机器人 - 网民评论 全部评论 0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周热门
    • 今日热门

    首页 焦点(3490) 热点(2567) 新闻(12830) 国际(5023) 娱乐(4215) 视频(131) 综艺(1809) 影视(3379) 音乐(2082) 民生(3488) 行业(227) 财经(1495) 股票(344) 时装(9) 商机(19) 女性(412) 男士(75) 美容(44) 时尚(29) 珠宝(40) 饰品(25) 皮具(3) 品牌(12) 保健(59) 健康(269) 养生(104) 医学(337) 母婴(113) 亲子(56) 旅游(371) 购物(11) 美食(58) 创业(89) 社会(9640) 观点(997) 房产(1044) 汽车(255) 家居(21) 安防(40) 环保(57) 科技(610) 展会(4) 数码(203) 足球(219) 体育(970) 教育(1327) 高校(1571) 法制(2059) 军事(549) 游戏(236) 美女(17642) 欧美(32) 运营(18) 网络(402) 读书(294) 励志(177) 灵异(52) 奇闻(158) 趣闻(177) 历史(204) 人物(87) 星相(383) 艺术(46) 两性(169) 情感(151) 文学(300) 武林(261) 道教(62) 佛教(147) 广州(134) 地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