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标题

背景:
阅读详情

四川石棉一男子性侵继女遭妻子追打后病亡

日期:2021年07月20日 20:51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佚名

鲁兰(化名)和她2岁的小女儿

鲁兰(化名)把丈夫“打死了”,村里几乎没人知道具体原因。

按鲁兰的说法:今年1月的一天深夜,她走进女儿房间,发现现任丈夫李某竟光着身子躺在女儿的床上。“她才12岁,还是小孩啊!”鲁兰称,李某见丑事败露,当时就冲出家门跑了。她这才从女儿口中得知,李某已在不同场合多次对其实施性侵。

次日,李某被他的兄弟从外面叫了回来,鲁兰感觉丈夫没有任何悔意。她气不过,关上门对李某进行殴打泄愤。李某被打之后上楼休息,不久发病身亡。

但李某的大哥对鲁兰的上述说法并不认可,他对澎湃新闻表示,弟弟李某一直都是个老实人,不会性侵继女,“这都是她(鲁兰)的一面之词。”

鲁兰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随后,公安部门考虑其因家里4名未成年子女无人照看,准许暂时取保候审。

7月19日,澎湃新闻从相关知情人士处获悉,不久前,该案已在四川雅安石棉县法院开庭审理,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鲁兰提起公诉。目前尚未宣判。

图雅安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某因支气管慢性炎症急性发作,并发间质性肺炎引起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其身体所受的多处损伤能加速其死亡进程。”

鲁兰和李某现在住的新房子,是去年修建起来的两层楼房,每层都是四室一厅的格局,只是尚未装修。平时鲁兰和小女儿住第一层厅右边的第一个房间,二女儿住客厅左边第二个房间。

丈夫李某和儿子们平时在二楼居住。鲁兰称,当天晚上她已经入睡,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有开门声,不确定是否听错,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起床查看。打开门,发现对面二女儿的房门开着,她走过去拉开灯,眼前一幕把她惊呆了,丈夫李某竟光着身子躺在二女儿床上。

鲁兰说,她当时脑子一片空白,等她缓过神来才开始吼李某。李某发现她之后,从床上爬起来跑出门了。她没去追,在家详细询问二女儿情况,女儿告诉她,此前李某已性侵自己多次。第一次还是在亲戚家里。

“他不让女儿告诉我。她才12岁,啥都不懂。”鲁兰说,李某平时看上去对孩子们都还不错,发生这样的事,她既震惊,又愤怒。

今年49岁的李某,父母双亡,有一个大哥住隔壁的泸定县、姐姐远嫁成都,还有个幺弟就住在他家隔壁,但也离婚了,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在家。

鲁兰说,她和前夫有三个孩子,老大是儿子,今年15岁在上初中,老二是女儿,今年12岁,老三也是儿子,刚满10岁。而她和李某在一起,实际是前夫的父母介绍的。她跟李某结婚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孩,现在才2岁。

鲁兰称,到第二天早上,李某没有回来,她就去找幺弟和大哥来评理。但大哥来了之后,觉得这件事太丢人,要求她不要跟外人讲,把李某叫回来道个歉就行了。

她说,三人最后将李某从外面叫了回来。李某回家后,大哥和幺弟就在家里跟李某说了一阵话,“不晓得他们说了些啥”,说完之后,大哥就去了隔壁幺弟家,李某直接回屋睡觉去了,没道歉,也不认错。她问啥李某都回答“不晓得”。

鲁兰说,她觉得兄弟们有意偏袒李某,越想越气。她把房门关上,从地上捡起一根棒去打李某,“他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她称记不清当时抡的是木棒还是铁棒,但她承认的确打到李某了。追打的过程中,李某求饶说“知道错了”。

她停止了追打,李某上楼回自己房间休息。其间,李某应该是感到身体不适,叫小儿子去帮他卖了些药,鲁兰给他倒水服了药。下午,李某出现呕吐,傍晚时就去世了。

鲁兰说,她当时太气愤了,想出一口气。她没有想到最终会闹出了人命。李某去世后,小孩去隔壁告诉了李某的幺弟,她也不知道谁报的警。

但李某的大哥则否认自己曾上门去调解李某的纠纷,他表示,自己离开老家到泸定县安家已经30年了,距离弟弟李某很远,事发当天上午鲁兰给他打了电话,他没有具体听明白她说的什么事。

李某的大哥称自己是1月17日接到幺弟的电话,说李某去世了。“是小孩看到之后,跑去跟我幺弟讲的。”他立即给他们组长打电话,让组长去帮看一下情况,组长帮他确认了弟弟的死讯。

李某大哥说,他知道弟弟李某被媳妇打了,便从甘孜州拨打110报了案。至于鲁兰究竟为什么打李某,他表示并不知情。但他又说,弟弟李某是个老实人,人很好。他不认为弟弟会性侵继女。“都是那个女人的一面之词。”他说。

据知情者透露,鲁兰向警方陈述了女儿遭性侵等情节,而警方经过侦查也认为,死者李某存在过错。

1月18日,鲁兰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石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日,雅安市公安局作出取保候审决定,鲁兰暂时获释回家。

鲁兰的家在半山腰上。死者大哥称夫妻两人闹过离婚从雅安石棉县安顺场出发,沿着大渡河河谷向上走10余公里,顺着狭窄的盘山公路往上走,李某的家就在半山腰上一个村民小组里。这里海拔1400米左右,光照充足,村民在山坡上种满了橘子。

据村民小组长证实,事发之前,李某家里的确发生了矛盾纠纷,李某离家出走几天才回来,他的大哥来调解过,没调解好,一气之下就回泸定了。“至于他家什么矛盾纠纷,我们都不知情。”小组长说。

2月17日,李某的大哥从泸定给小组长打电话,说他弟弟李某去世了,让小组长去家里帮看看情况。组长到了李某家,鲁兰正一个人在楼下带孩子,他们问李某呢?鲁兰说:“他在楼上睡觉。”

他们上楼去,发现李某被子盖得好好的,但已经死亡。掀开被子,发现身上有很多血迹。“李某被老婆打死”的消息,很快在周围几个村子里传开,但大家都不清楚具体原因。

在一些邻居眼里,李某个子高高的,人也挺和善,没有什么明显的坏毛病。李某的大哥说,李某生前经常去帮鲁兰前夫的父母干活,弟弟下葬时,鲁兰前夫的父母也来了。

时任小组长证实,鲁兰前夫家也在同一村民小组,前夫的父母跟李某关系好,甚至超过了和鲁兰的关系。李某去世后,两位老人还担心,说李某不在了,鲁兰带不好他们的孙子。

同身材高大的李某相比,鲁兰非常瘦小,身高150cm左右,皮肤黝黑。但村民却认为,她是一个对丈夫下得了重手的女人,“无论前夫还是李某,都被她打得服服帖帖。”一名村民说。

一名不愿具名的邻居说,鲁兰的前夫还在世时,一天在村里帮人干完活,吃完饭玩了一会,没有及时回家。鲁兰一会就拿着一根竹条出现了,将前夫押了回去,前夫在前面走,她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用竹条抽,夏天都穿得少,抽一下,背上就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李某大哥说,鲁兰嫁给弟弟李某之后,一次两人发生矛盾,她也拿棍棒将弟弟抽了一顿。小组长证实,两人也因此闹过离婚。据说都去县城了,但说是没有找到民政局,又回来了。

邻居说,李某此前也有过一段婚姻,离异之后,前妻带着一个女儿离开了。而1982年出生的鲁兰是凉山人,没有上过学。早年嫁到了石棉,老公在山上采药时摔死了,留下了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

鲁兰带着孩子改嫁之后,同时也将几个孩子享受的政府扶贫政策带到了李某家,现在他们住的新房,就是在政府的帮扶下建起来的。

4月30日,澎湃新闻在鲁兰家看到,虽然是新建的房子,但还没来得及装修,裸露的水泥墙,让房间显得异常昏暗。客厅里,最值钱的东西是一个破旧的沙发和一台老旧的长虹电视机。还有一个房间里,摆满了李某曾经用过的农具。

新建的房屋还没装修也没有像样的家具。最关心的是未成年孩子的将来雅安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显示:“李某因支气管慢性炎症急性发作,并发间质性肺炎引起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其身体所受的多处损伤能加速其死亡进程。”鲁兰将因追打李某一事被追究法律责任。

7月19日,澎湃新闻从知情人士处证实,6月下旬,石棉县法院已开庭审理此案,公诉机关以故意伤害罪对鲁兰提起公诉。目前尚未宣判。

鲁兰说,李某死亡当天,她被警方刑事拘留,半个月后获释。据雅安市公安局2月2日出具的《取保候审决定书》载明:该局正在侦办李某故意伤害案,因犯罪嫌疑人检察院不批准逮捕,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鲁兰因此暂时得以获释回家照看孩子。

鲁兰在看守所期间,经当地政府协调,她2岁的女儿由李某大哥带走照顾,三个大一点的孩子回到前夫家,跟着爷爷奶奶过。当地政府给三个孩子发了几千块钱的生活费,也放在了爷爷奶奶处。

鲁兰回去之后,将四个孩子都接了回来,“可能认为我要坐牢,回不来了”。所以,回家到家之后发现,不仅家里的三头母猪和养的鸡没了,棉被、腊肉、风扇、洗发水甚至镰刀,还有李某的身份证、银行卡也不见了。

她觉得最紧迫的事情,是眼前的生活和嗷嗷待哺的孩子。

李某生前还有几千块钱的存款,她暂时无法取出来,当地信用社给她写的一张条子上注明:“存款人死亡支取金额超过5000元,需要提供公证书。”她说不知道什么是公证书,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弄到公证书,所以钱也取不出来。

好在前夫的父母将政府给三个孩子的几千元生活费给了她,凉山的哥哥姐姐给了她几百块钱,村里几位邻居也给她凑了几百块钱,她用这些钱重新买了12只鸡养着,另外还种了四亩地的玉米。

放学之后,孩子们在院子里写作业。现在孩子们放学回家都能帮她做事了,大儿子同她一起下地干活,二女儿在家里负责洗衣做饭,10岁的三儿子帮着照看2岁的妹妹。5月7日,当地辖区派出所值班民警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当天,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由于涉及刑事案件,他们只是保护现场,维持秩序。案件调查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负责,因此李某此前涉性侵继女一事他们也只是后来听说,具体情况不清楚。石棉县公安局随后也通过雅安市公安局转达,还不能就此案接受采访。

此前,有当地干部来看过鲁兰,并留下了“申请法律援助告知书”等资料。澎湃新闻经查询,在石棉县司法局微信公众号“石棉司法”看到,该局4月25日发布了一则《法律援助贫困户上门服务解民忧》的消息,消息称:2021年1月18日,鲁兰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取保候审。因其系当地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经济较为困难,无经济能力聘请辩护律师。石棉县司法局秉承便民利民的法律服务宗旨,4月23日,在分管领导的带领下,县法律援助中心、新民司法所工作人员及律师等一行前往该乡村,为鲁兰提供上门法律援助服务。

7月19日,李某的大哥告诉澎湃新闻,石棉相关部门刚找到他,询问如果鲁兰被收监,他能否帮着照看孩子。他说,不仅他没有这个能力,他的妹妹和幺弟也无能为力。

他们现在很矛盾,既希望追究鲁兰的刑事责任,还弟弟一个公道,又希望司法机关为几个未成年孩子考虑,给予鲁兰缓刑或监外执行,免得几个孩子沦为孤儿。

原标题:四川石棉一男子遭妻子追打后病亡 妻子称丈夫性侵继女


本文地址:https://www.24faw.comn83834c35.aspx,转载请注明24FA出处。
| lantu |
标签:
评论: 四川石棉一男子性侵继女遭妻子追打后病亡 - 网民评论 全部评论 0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周热门
    • 今日热门

    首页 焦点(3235) 热点(2237) 新闻(9331) 国际(3186) 娱乐(2895) 视频(131) 综艺(1808) 影视(3203) 音乐(2080) 民生(1918) 行业(71) 财经(620) 股票(180) 时装(9) 商机(19) 女性(396) 男士(75) 美容(42) 时尚(28) 珠宝(40) 饰品(25) 皮具(3) 品牌(12) 保健(58) 健康(263) 养生(103) 医学(111) 母婴(113) 亲子(56) 旅游(132) 购物(11) 美食(58) 创业(84) 社会(6729) 观点(843) 房产(210) 汽车(86) 家居(21) 安防(40) 环保(51) 科技(441) 展会(4) 数码(123) 足球(196) 体育(487) 教育(872) 高校(1032) 法制(963) 军事(449) 游戏(190) 美女(10160) 欧美(28) 运营(18) 网络(257) 读书(288) 励志(175) 灵异(52) 奇闻(156) 趣闻(152) 历史(137) 人物(85) 星相(383) 艺术(46) 两性(75) 情感(151) 文学(296) 武林(255) 道教(61) 佛教(146) 广州(134) 地区(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