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阅读

郭威生母讲叙错换人生28年始末 疑孩子出生被偷换


        大家好,我是错换人生28年郭威姚策的江西妈妈,我想来讲一讲我十月怀胎以及到河南开封生孩子的事情。 我是江西九江人,父亲军校毕业分到了河南开封工作,母亲也在开封工作,一直到父亲离休后我们才回九江定居。我在九江工作结婚成家,怀孕时,预产期是六月中下旬,考虑九江天气炎热,父母决定带我回开封去生产,方便照顾。
 
      1992年6月15日凌晨,我感觉到肚子一阵疼痛,因为头胎没有经验以为马上生了就赶紧往医院跑,我一个人跑在前面,我父母在后面追着说慢点慢点,一路跑到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当时爱人还在九江部队里,值班医生叫我先办理入院手续。
 
      我从凌晨开始阵痛,整整一天肚子都痛就是生不下来,一天吃不下饭也不想喝水,到下午5点多快下班时医生护士才进产房。当初我们住的房子离医院只有不到10分钟路程,父母看到我进产房了赶紧回家做点饭想给我吃,而我爱人还在从九江转武汉赶往开封的路上。进产房不久,我顺产生下1名7斤重的男婴,护士把孩子抱给我看,精疲力尽的我当时就只模糊的看了一眼,哇哇大哭的宝宝,声音洪亮,宝宝被护士抱到婴儿室。
 
      17号,护士抱着孩子过来喂奶,是我第二次看到孩子。我清晰的记得,孩子面部有红点,两眼紧闭,软塌塌的脑袋歪着,轻轻的拽耳朵也拽不醒,不张嘴连奶也没有喂上。这段记忆很清晰,因为当时初为人父母的我们夫妻俩手忙脚乱的,旁边的护士还提醒我们揪耳朵,最后没喂上奶护士就抱回了婴儿房。郭威生出来是3500克,姚策出生只有3200克。岀院时,护士将我们准备的衣服包被裹着的宝宝给我爱人,我们夫妇抱着脸上有红点的孩子离开了医院。 我们特别信任医院,这是在河南省都非常有名的医院,却没想到我十月怀胎痛了一整天才生下来的孩子竟然被换了。
 
        被错抱的姚策在我们家是独生子,我们夫妻俩在各自家里又都是最小,所以姚策在我们的家庭里得到众星捧月般的呵护,吃穿用都是最好。

      到了二岁半,姚策准备上九江最好的市委幼儿园,在入园体检时,却查出了有乙肝病毒。 当时全家十分恐慌,不知这病毒从何而来,我们夫妻身体健康,家族也没有乙肝病史。母亲责怪我没照顾好宝宝,怀疑是去免疫接种时被传染的。我自责不已,专门请一年长假全身心照顾姚策,后来还从爱人老家请来亲戚在家里照顾着姚策。

      自从发现姚策有乙肝,家里每个人都倍受煎熬。我爱人和父母为姚策治疗去到了北京、上海、南昌、河南等地找最好的专家寻医问药。期间我夫妻工资只有几百元的时候,就给姚策买来几千元的药治疗。为了保护姚策让他快乐成长,我们把伤痛藏在最深处。不让任何人知道孩子有乙肝,精心呵护,细致入微地照顾。冬天怕冷了,夏天怕热了,秋天怕干燥上火,春天怕风大吹着了,20多年来姚策没有住过医院,全家人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全家人为了姚策的身体精神一直高度紧张,宠爱着他,顺从他所有要求和想法。除了我们夫妻的收入,我父亲的工资也都给了我,只怕委屈了姚策,让姚策愉快健康成长家里人都愿意付出一切。
 
      我们精心照顾他生活、认真培养学习,给他上九江最好的小学初中,花高价择校费送到九江一中重点班,寒暑假送到清华北大等夏令营。从小培养他喜欢阅读,家里一面墙的两个大书柜里全都是为他买各种书籍,最疼爱他的外公对他有求必应,他可能是同学中最早使用平板电脑、苹果手机的。
 
        20多年,我们耗尽钱财、用尽心血把姚策乙肝病毒从大三阳转为小三阳乙肝携带者。他和正常孩子一样,求学、工作、结婚、生健康的宝宝。
 
      姚策大学毕业以后,工作安排在医保局,工作安稳而轻松。工作一段时间以后,姚策选择了自己创业,创业并不顺利,姚策赔了钱,而姚策的妻子自从怀孕以后就不再上班,一家三口的生活开支还要依赖我们,我帮他每个月还信用卡。
 
        姚策结婚需要婚房,我们用所有的钱加上贷款购买新房。并忍痛把学区房低价卖掉,把卖房的全部收入找最好的装修公司,到全市各个家装市场去买装修材料,买家具,买各种家装用品。又联系婚庆公司,按姚策的要求找全市最好的酒店,让姚策圆满的举办了盛大豪华的婚礼。
 
      姚策爱人从怀孕产检到生产我都陪伴左右照顾,我们夫妻伺候儿媳妇做月子无微不至。宝宝吃穿用我们全包,周未全天带孙宝宝,虽然感觉辛苦,但想想为了减轻姚策负担,我们夫妇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付出。

      2020年2月15号晚上12点多,我接到姚策爱人打来的电话,说姚策背痛得睡不着觉,吃药也没用。我让姚策赶紧去检查,2月17号姚策打电话给我,说是晚期肝癌时我根本不相信,马上带他去江西省人民医院检查,专家说,病情很重,不治疗可能只有3个月时间。当时我便下定决心,一定割自己的肝救儿子,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回儿子的生命。
 
        没想到命运再次和我开了个玩笑。三月中旬我们赶到上海医院为肝移植做前期准备时医生专家要求姚策先做个全面检查,特意提醒要查血型。第二天检查结果显示,姚策血型是AB型,我们夫妻不相信,我们俩都是A型,最后DNA鉴定结果显示,不支持我是姚策的生物学母亲。当时我们夫妻俩感觉天都塌了。
 
        要尽快救重病的姚策,只能找到他的生身父母,我爱人拿着我当时生孩子的出生证明,到开封淮河医院去查找病历寻找姚策的亲生父母,看有没有希望准备亲子肝源。当时我在江西照顾着姚策,瞒着他所有事情不想让他知道,想着自己十月怀胎辛苦生下的宝宝莫名失踪,忍着巨大悲痛,我赶紧联系到央视《等着我》栏目,下决心去寻找自己流落在外的亲生骨肉。
 
      接连不断的打击支撑我活下来的最大动力,是我2019年9月过世的九十岁的老父亲。父亲德高望重,离世之前身体非常健朗,父亲的战友里有很多部队首长,他还经常参加军校里每年聚会,父亲叶落归根一心想培养在九江身边唯一的外孙,他疼爱姚策二十七年,一手带大姚策,离休高工资都拿出来给姚策买药品,买营养品,买衣服等。赞助他读书上学深造,全心全意培养他,我父亲去年突然去世,临终闭眼都没有见到过他寄于厚望毕生想培养的真正外孙。
 
      我心情极度压抑,看到姚策遭受病魔折磨我也救不了,想到自己十月怀胎辛苦生下一生唯一的儿子又被迫骨肉分离,我无助又无望,天天流泪眼睛哭肿视力很差。那段时间,我经常对着父亲的遗像说话,我觉得真是活不下去了,我不知道跟谁去说,我爱人比我还痛苦,在姚策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悲伤,只能自己一个人承受苦痛。当时我们夫妻都有点不相信这个世界了,决定去寻找真相。
 
        在公安部门帮助下,公安刑侦全国大数据DNA比对找到了在河南兰考县的郭家村庄,当地村民说郭家夫妇不知道去哪了,而且说郭希宽杜新枝的儿子年龄和我们找的不对应。在开封派出所大力帮助下医院和我们碾转找到驻马店。到驻马店后,用河南的电话给郭杜夫妇打了个电话。对话如下: “你好,您的孩子是不是在淮河医院生的,有没有发现孩子抱错的事情,我们能见面谈谈吗?”但是杜女士接到电话说:“我有病了,你们不要来找我,等我死了再来找我吧!”郭爸爸接过电话说他们不在驻马店。通电话时医院人员和家人全在场,郭家夫妇说出来的话让当时去找的人员都很惊讶。后来听杜新枝郭希宽说一开始以为是诈骗电话,因为也接到了类似电话,她听电话那边还说要过来驻马店找他们,就有点害怕,手机也关机,电话卡卸载。
 
        郭威DNA鉴定是我的亲生儿子以后,我百感交集,在家里号啕大哭,我决心去看看我的亲生儿子。第二天,我和爱人坐高铁去了驻马店,一出火车站,我爱人指着我对郭威说这是你妈,我一把抱住我的儿子就再也不想放手,怀孕时我就买各种育儿书籍看,给他做胎教,想象着将来培养他跟我父亲一样成为一名军官,我在亲生儿子身上寄托了太多梦想和期望。我哭得撕心裂肺,我问他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让我好好看看你,让我摸摸你的脸,儿子个子很高,揽着他的脖子会让他不舒服,我又把手搂在他胳膊下面,我不敢放手,怕一松手儿子又丢了。
 
        28年来,姚策在我们家是独子,对他我们倾注了整个人生,付出所有心血。最后我想用自己的生命割肝给他才发现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我自己的孩子二十八年流落他乡。谁能和我一样感同身受呢? 为了给姚策看病,我家里已经花了几十万,我们夫妻工作三十多年从小康家庭沦落贫困家庭。
 
      对于未来,我不敢想,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子流落到河南驻马店,我跟爱人两个现在还在上班,和亲生儿子难得见上一面,我们都不知道晚年何去何从。如果姚策没患病,两个孩子都能健健康康和自己亲生父母团聚,那该多好。错换事件对于我们整个家庭打击非常大,我决心查找真相。
 
      我相信在新的一年里,在这个法治社会,相关部门一定可以公正公平合理去解决我们无辜遭受的人世间最重的伤害,彻查当年医院造成重大医疗过错的原因,查明真相,给我们和重病的姚策一个交待,也给全国所有关注错换人生的广大群众和新闻媒体一个交待,让我们普通老百姓能过上正常的生活。(完)

原标题:错换人生28年始末

 

本站备用域名: www.24fa1.com
敬请收藏   以防迷路
发表评论全部评论
字数 登录
相关新闻
今日热门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欧朋浏览器,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