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阅读

山东16岁女孩中考前被父亲杀害:长期遭家暴 被催去打工

杨瑞立生前的照片

6月7日,初三女孩杨瑞立在家中遇害,杀人嫌犯是她41岁的父亲杨爱静。杨瑞立死后,在坊间的传闻中,她被描述成一个“极度叛逆”的女孩,而她的父亲则是在“极度愤怒”下行凶。

这是杨瑞立身边人所不能接受的说法,她的母亲李美芝(化名)说,在遇害之前,这个16岁的女孩因为遭遇父亲的家暴,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一位曾介入调解的学校老师则说,从情商智商到对社会的认知上,这对父女有着太大的差距。

杨爱静和李美芝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伴随着争吵与家暴,杨瑞立降生后也被卷入了家庭矛盾的漩涡,父亲对她动手的理由多是因为琐事,“重男轻女”的思想也笼罩着女孩的前程。

李美芝本有机会逃离这段婚姻,但迫于丈夫的强势,以及对儿女的顾及,她又选择了回头。杨瑞立也发出过求助,学校、街道以及公安机关,都曾介入矛盾的调解,但在职权范围内的努力过后,收效甚微。

当各方援助远离这个充斥着纷争与暴力的家庭后,一段家暴史,以一场命案作为了终结。

回家

端午节当天,山东滨州阳信县,在姥姥家吃过早饭,初三女生杨瑞立带着弟弟小涛(化名)回到十公里外翟家村的家中。村里的监控视频显示,他们在上午10点26分进了家门。

这是4月26日杨瑞立和父亲发生争吵后,第一次回家。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她和母亲李美芝以及弟弟,都躲在姥姥家生活。前几天,李美芝多次接到丈夫杨爱静打来的电话,“他一直说自己在滨州干活”,想着他一时不会赶回来,李美芝让女儿回家帮儿子把课本拿回来。

李美芝告诉深一度记者,事后,儿子小涛向她回忆了这次“致命的回家”中所发生的一切。

刚到家时,因为门锁着,小涛给父亲打电话询问了钥匙的位置,之后姐弟俩并没有着急找书本,“桌上有吃的,他们就看起了电视。”李美芝说。

不一会儿,杨爱静赶回家中,杨瑞立急忙去房间帮弟弟找书。杨爱静对女儿说,“你把你妈给我叫回来”,杨瑞立回道:“你们大人的事我管不了,你叫我妈回来,还是打她。”

根据小涛的回忆,之后杨爱静情绪更加激动,指责因为女儿杨瑞立的出走,导致了妻子也不回来。两人越吵越厉害,杨爱静去旁边房间拿了把刀进屋。

儿子小涛被关在门外,他听到父亲问姐姐“服不服”,姐姐回答“服”,后来就没了声响。之后,杨爱静一个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小涛透过门缝看见,姐姐杨瑞立已经倒在了地上。

当日11点多,李美芝曾接到女儿手机打来的电话,接通后却没有一点声音。李美芝担心女儿出事,拨打了报警电话,并在微信上给女儿留言,让她告诉丈夫“算卦的说是离不了婚,不要闹了”。

李美芝称,民警赶到现场时,家里大门紧锁,里边没有任何声音。收到警方回复后,李美芝仍然不放心,又联系村长等人去家中查看,也没见到人影。在等了半个小时后,一直未和孩子取得联系,李美芝和母亲亲自赶往了派出所。

下午两点多,李美芝赶到派出所,同时,她接到了丈夫打来的电话,“小丽丽(杨瑞立小名)死了,你知道不知道?”

下午2点40左右,邻居窦大叔看到李美芝和几辆警车来到杨家门口。砸开门以后,李美芝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杨瑞立,“侧着身,地上都是血。”

村里的监控显示,事发当日11点10分左右,杨爱静带着儿子小涛逃出村子。深一度记者从当地公安部门了解到:6月7日,阳信县公安局接群众报警称金阳街道办事处翟家村杨某静将其女儿杨某立(16岁)杀死于家中,警方最终在庆云县前段村附近将杨某静抓获。因为当时杨某静自称服用“老鼠药”,并开始呕吐,民警立即将其送医救治,经抢救已无生命危险。经讯问,杨某静对其杀害其女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6月9日,杨家大嫂刘梅转述(化名)去过殡仪馆亲人的说法,杨瑞立的遗体除了胸部有两处刀伤,腹部和胳膊也各有一处刀伤,“这是人干的事吗?”

李美芝给女儿微信最后的留言

婚姻

2003年,正月初五,杨爱静和李美芝结婚。婚后不久,便发生了第一次家暴。李美芝回忆,当天,同事来家里帮忙施肥,看着大家干活太忙乱,自己问了几句,招来了杨爱静的责骂。“刚进家门,他就拿扫帚打我,同事们帮着拉架”。

被打后,李美芝回娘家去了。杨爱静当晚和村里人一块儿去接妻子,待至深夜也不愿意走。第二天,杨再次上门,李美芝回忆,“刚说几句就拿出刀子,逼我回去,我妈吓得出门喊‘救命’”。

后经人劝说,加上怀有身孕,李美芝回到了杨爱静身边。但是,“家暴、争吵、出走”这样的循环,依然在这个家庭不断上演。

2009年8月,亲戚结婚时,李美芝向丈夫要钱买衣服、烫头发,杨爱静和她吵起来,也不让多上礼钱。后来又因为包子做咸了,引来杨爱静的责骂,李美芝将包子扔到杨的身上,“他就用拖把打我,还扇我脑袋,打得我身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

李美芝再次回娘家,并起诉离婚,杨爱静同意了。李美芝回忆,离婚的四个月里,杨“像上班一样”,除了吃饭,每天都会到门口守着,还会拿着硫酸拦路堵她,拍下视频,“如果不复婚,就曝光,还要用硫酸泼我”。软硬兼施,杨爱静也承诺改正,“又下跪又磕头”,加上同学劝说,李美芝复婚回了家。回家第一晚,杨爱静喝醉了,“他拿出百草枯让我喝。”李美芝说。

村中邻居对杨爱静的印象是老实、内向,见人不爱说话,也没什么朋友。邻居们总能听到杨家屋里传出的争吵声,刚开始,邻居们经常劝架,后来就不愿意多管了。邻居窦大叔觉得,杨爱静“听不出好坏话,你对他好,他也会把人想歪了”。翟家村村长也称,“平时挺老实,但稍微对不住他一点,就不行,很多人就不愿意和他多接触”。

在大嫂刘梅看来,杨爱静并不像村民口中说的那么“老实”,“他是窝里横,可能是因为父母比较溺爱,哥哥嫂子也都很疼他”。刘梅听说,杨爱静17岁被父母管教时,就敢对父亲动手,后来因为争夺房产,还掐过三嫂的脖子。

李美芝将她与杨爱静婚姻的存续归因于女儿和儿子的先后降生。但自儿时,杨瑞立便被卷入了家庭矛盾的漩涡。

在多位老师眼中,杨瑞立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很尊重纪律,刻苦学习”,村里一位和杨瑞立相熟的同学则说,她很少和同学有冲突,但性格并不特别开朗。

李美芝回忆,女儿年纪较小时,每次丈夫打自己,杨瑞立害怕地拉着喊“爸爸,别打了”,后来女儿大了,会站出来保护自己。

逐渐,杨瑞立也成了家暴的对象,“不去走亲戚、看手机不刷碗、不去洗澡,都可能打她,还拿出老鼠药,说不愿意过就散伙”,李美芝说,因为被扇脑袋,女儿总说头疼。丈夫打女儿,李美芝过去拉架,也连带着被打,杨爱静边打边摔东西,家里的杯碗没有一个成双成对的。

在李美芝看来,杨爱静“重男轻女”,家人一块儿出去,他总是给小儿子买东西,各种宠着;“我女儿一米六八的个子,学习也挺好”,但丈夫是“老思想”,不愿女儿继续念书。最近一两年,每次杨瑞立回家,杨爱静都会看求职类节目,说“念书没用”。放假了,他不顾女儿“学习紧张”的解释,催着她出去打工。

杨爱静在外做建筑保温,一天收入几百元,妻子每月也有3千元工资,但他感觉压力大,经常念叨,“女儿念书没用、白养”,如果供了女儿读书,以后怎么给儿子娶媳妇、买房、买车。李美芝记得,女儿曾对杨爱静说:“爸爸,你别这个老思想,我比弟弟大那么多,我念好书了,还可以帮你嘛”。

杨瑞立曾在一封给学校和相关部门的《求助信》中写道:2015年大年三十,无意聊起自己今后的职业,我本是满怀憧憬,爸爸却说,“一个女孩子不用在外面花那闲钱”,带着这份不甘心呛了他几句,他直接给了我两个耳光。

2019年,杨家父女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从屋里吵到屋外。最后几个月,邻居至少见证了两次较大的争吵,4月26日那次还报了警。自此,杨瑞立周末不愿回家,李美芝说,女儿被打得害怕了,曾对自己说:“我怕回家,不回家又不行”。

本站备用域名: www.24fa.top
发表评论全部评论
字数 登录
相关新闻
今日热门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欧朋浏览器,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