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阅读

网友指责重庆坠江公交上其他乘客:一群麻木的围观者

坠江的公交车被打捞出水。交通运输部救助打捞局 供图

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调查结果公布了。48岁的乘客刘某因为坐过站而跟司机吵架,并持手机砸司机头部,司机用右手抵挡、还击,后来急打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越过中心线,与对面的小车相撞后,撞断大桥护栏坠入江中。

仅仅因为一个人坐过站,全车十几人从此再也到不了站,这样的代价沉重到让人窒息。

在官方通报中,此事被定性为乘客刘某与司机冉某之间的互殴导致车辆失控,刘某和冉某触犯《刑法》,涉嫌犯罪。也就是说,乘客和司机需要各自承担责任。

此外,有网友把矛头对准了其他乘客。比如一个流传于朋友圈里的点评:“一群麻木的围观者,不去制止,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岂不知全部是陪葬者。”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人质问:“你们注意到死掉的15个人当时有一个出面阻止吗?”这样一看,全车人大概除了两个无知孩童,竟无一人无辜。这就像很多人常引用的一句诗“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然而,就这一事件而言,真是这样吗?

警方对事件的还原已经精确到秒,刘某因坐过站而指责司机是在10时3分32秒,此时,两人只是争吵。慢慢地,相互出现攻击性语言,吵了五分钟,到10时8分49秒,刘某突然动手,冉某回击,8分51秒时,冉某收回右手并用右手猛然向左打方向盘……车辆斜着冲了出去。也就是说,从刘某出手到司机打方向盘,总共两秒钟,谁有能力在这个瞬间阻止悲剧?

一定会有人期待,在他们争吵的那五分钟里,有人出来劝阻,想着如果那会儿就能把刘某拉开,是不是就没事了?然而,要考虑到,公交车厢是常发生争吵的地方,谁会有如此高的警惕心,将争吵视为危险信号?当刘某去与司机争吵时,其他人或许都可能没注意到,就算注意到了,也有可能听了几句后就继续低头玩手机了。更何况,十三个乘客中,有两个分别为3岁和1岁的孩子,带着他们的妈妈和外婆,出于保护孩子的考虑,恐怕不会介入纷争。

那么,还剩下九个人。我们已不能确定这九个人中是否有人出声劝过。即便劝了,也不一定有用。设身处地地想:如果你在公交车上,遇到乘客和司机争吵,会劝吗?如果劝了还不听,怎么办?你有多大可能性把乘客拉开?你会不会担心自己的介入会让吵架升级为打架,反而让火苗烧到自己头上?

我们对当事者的判断,不能跳脱出特定的环境。既然要指责旁观者的麻木冷漠,就必须尝试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去设想,而不能以事后诸葛的姿态指指点点。公交车上的争吵太常见了,但吵到这般惨烈结局的则太意外,谁都没有足够的预见性,会猜到五分钟吵架后是无可挽回的两秒钟。

我承认自己胆小,害怕跟人吵架,更害怕动手,因为正义感不是武功,它并不能保护我。写出《中国人为什么不生气》的龙应台在另一篇散文里写过这样的场景,她试图和一个擦到她胳膊的出租车司机理论,然而“那个司机把车停到街口,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手里守着一根两尺长的铁棍”向她走来。她写道,这可能也是“生气”没用的原因之一,面对铁棍,她只能默默走开。

但是,不敢动手,难道是坏事吗?坏事,明明是那个不仅动口还敢动手的人干的啊。如果大家都不敢动手,会不会都安全一点?有人会不以为然,坏人敢动手,你不阻止,就是助纣为虐。可问题是,我们如何判断一个动嘴吵架的人瞬间就会动手呢?

有人很快找到了另一段视频,一辆大巴车行驶在高速上,一名男子跟司机发生争执,突然冲上去抢夺方向盘,后面另一名男子一脚把那个抢方向盘的人踹开。并用这段视频来对比重庆公交车的悲剧,告诫我们一定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那些危害公众安全的人。我只能说,很幸运的是,在那名男子抢方向盘的时候,司机冷静地把住了方向,给后面的乘客上前援助以时间,如果一切也只有两秒钟呢?

悲剧的发生,有偶然,有必然,两者混杂。我知道,人在悲剧过后,最不可接受的就是“不确定”,因为“不确定”就意味着“不安全”。我们不确定自己坐公交车时,会不会遇到一个野蛮冲动的刘某,和一个头脑发热处置失措的司机。我们不确定,于是只能期待自己,期待自己如果在公交车上,可以冲上前去力挽狂澜。所以,很多人在指责乘客麻木的时候,也许只是想安慰自己:如果我们身处同样的环境中,一定可以找到办法。

而且,事前的预防就只能是司机和乘客吗?当然不是。有人发现,全国各地乘客与司机动手,甚至抢夺方向盘的事层出不穷,有的因为造成了后果,乘客被刑事拘留,有的则因为只是殴打司机,后果并不严重,而赔钱道歉了事。会不会是因为往常对这类行为的处置太轻描淡写,以结果为衡量标准,而非以行为的危险性来判定,造成了对这种行为的宽纵?还有些地方的公交公司会在自我宣传时,给司机设立所谓“委屈奖”。可是,对应委屈的,不应该是奖励,而应该是公道和赔偿。如果我们一定要追问是不是有人对危险比较麻木,那么,恐怕该被指责的也不是乘客,而是制度的建设和法律的标准。

公交车驾驶员本来就是压力很大的服务岗位,机械、枯燥,容易疲惫,但安全责任却十分重要。而眼下,乘客伸伸胳膊就可以够得着司机与方向盘,对司机不满就可以上前指斥,有必要考虑对司机的物理保护了。也许,可以像出租车驾驶室安装隔离栏一样,给公交司机一个相对安静的驾驶环境?当然,这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有两个好处,一个是物理上的距离,一个是心理上的距离。物理上的距离,不能隔绝掉所有危险,但能减少那些冲动型乘客动手的可能。而心理上的距离,可以变成一种提醒,提醒所有乘客,司机的方向盘就是大家的生命盘。

(原标题:马上评|在悲剧面前,真的还要指责乘客是麻木的围观者吗?)

本站备用域名: www.24fa.top
发表评论全部评论
字数 登录
相关新闻
今日热门
温馨提示:推荐使用欧朋浏览器,体验更佳。